永遠不斷的風箏線

永遠不斷的風箏線

文/許琦嫻 社工員


我就像是風箏一樣,越飛越高、越飛越遠,那樣的距離讓我幾乎體會不到家的溫度,直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有一條線一直緊繫著我,是一條名叫「親情」、永遠不會斷的線。
家芬嫁至竹南二十幾年,偶爾回娘家探視88歲的老母親和56歲單身的大哥家祥,母親嚴重的重男輕女觀念,使得家芬早早就離開家到都市工作,不久後結婚生子,組成自己的新家庭,回娘家的次數是屈指可數,畢竟每次回去只見母親嫌惡的表情,與對哥哥的溫柔慈祥的態度,形成強烈對比,家芬心中自然不好受。然而,相依為命的老母親與哥哥,在鄰居眼中是與世隔絕的怪母子,老的一天到晚撿資源回收堆在家中,堆到連走路的地方都沒有,還不時冒出異味,小的除了上班工作、回家睡覺,沒有任何社會互動,母子倆不與鄰居打招呼,鄰居向他們反應家中的怪味道已經飄出來了,還被母子倆狠狠怒罵一頓。
某天,家祥全身無力,躺在床上完全起不來,連打電話跟公司請假的力氣都沒有,母親非常擔心,家祥逞強地說:「我休息一天就好了啦!」,孰料第二天身體的右側發麻而動彈不得,公司同事不曾見家祥請假,相約到家中關心,一見到家祥的情況驚呼:「這是中風,我爸就是這樣,趕快叫救護車!」
家祥被送進醫院,老母親寸步不離、擔心著急,家芬接獲通知趕到醫院,面對眼前突如其來的一切,完全亂了頭緒,只能聽從醫師的指示治療、住院,兩週後家祥吵著要回家,老母親當然是順著他,即便醫師強調要繼續留院觀察,仍拗不過家祥的脾氣與老母親的溺愛,讓他們叫救護車返家。同時,醫院出院準備小組的個管師在家芬的同意下,協助通報到「照顧小幫手」的服務資源網絡。
社工接獲轉介,聯繫家芬到府訪視,見家中亂七八糟,家祥躺在床上動也不動,家芬無奈地說:「我真的很希望哥哥回去醫院治療跟復健,可是他都聽不進去!」社工走到床邊,靠近家祥的耳邊輕聲告訴他:「你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選擇繼續躺在這讓情況惡化,還是盡快跟我們回醫院,把握黃金期好好復健,讓自己好起來,你好好想想…」家祥準備開口回應,卻發現講話模糊不清,激動說:「我怎麼連話都說不出來了?」社工告訴他:「你回到家才2天,有沒有發現退化真的很快?我們是不是應該把握時間趕快回醫院復健!」家祥終於點頭,在社工與老母親、妹妹的陪伴下送醫急診。
翌日,家芬來電表示醫院目前尚無復健病房,醫院要請家祥回家等候通知,但家裡的環境這麼髒亂,哥哥的房間在3樓,該如何是好?社工立刻協助聯繫新竹各安養護機構詢問空床,但家祥未滿65歲,沒有身心障礙證明,不符合緊急安置的補助條件,而且許多機構是滿床狀態,電話那頭一次次的被拒絕,社工一間間的聯繫、詢問,終於找到新中興醫院附設護理之家,讓家祥有了安身的住所。
家芬說:「我哥哥生病這段時間,我回娘家的次數已經遠遠超過以前的總次數,雖然他的病讓我們很難過,卻把我們家人的感情連在一起了,媽媽看見我為哥哥的事情疲於奔命,對我越來越友善。這一切是這麼突然,我從沒遇過,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還好有照顧小幫手社工的幫忙,情況暫時穩定下來,真的很感謝你們!未來的復健之路還很漫長,至少有了方向,最重要的是我終於有回家的感覺了!」
目前,家祥已等候到台大新竹醫院的復健病房,順利入住穩定治療、復健,家芬與媽媽的關係也漸漸改善,家祥非常積極配合,滿心期待著復健後的新生活,相信那將會是另一段更美好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