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無英雄?!(刊登於築園季刊第39期)

文/居家服務督導員 曾小玲

照服員維護失能長者的移動安全

「我已經是要被照顧的年紀,還得打起精神照顧我婆婆。」馬奶奶向居督員緩緩道出她的照顧心聲和申請長照服務的歷程:
我72歲了,上個月婆婆坐在床邊不慎滑到地上,第二天痛得無法下床,到大醫院照X光說是尾椎骨有裂縫,醫師討論婆婆已經95歲,不建議開刀,要我們下個月再回診看看是否能自然癒合。返家後,婆婆經常痛得無食慾、癱軟在床,意識不清又大小便失禁,我才剛幫她換完尿片,一下沒看到,婆婆好似小孩般玩著排泄物,地上、被褥沾滿糞便,一天中我得更換婆婆的衣服、清洗床單好幾次。
我請老公當照顧替換手,老公也74歲了,平時很少操持家務,更不懂得照顧人,一下子沒耐心就對婆婆大小聲,左鄰右舍不是親戚就是老鄰居,我好擔心被人當笑話,樣樣硬撐著自己來,沒日沒夜地終於也受不了,早年脊椎舊傷也發作。老公曾詢問是否使用政府的居家服務,也許可提供全日或夜間的照顧協助,但是政府的服務能量有限,若是全日照料的方式則建議採用外籍看護工。
於是,我走進外看申請的森林裡,原來婆婆一向健康,在大醫院並無太多病歷,醫師無法立即開出巴氏量表,要先帶婆婆到家醫科看診幾次再說,想不到申請外籍看護工也是條漫漫長路,我跟婆婆一樣都年老了,帶婆婆出門看病一趟,對我們都是折騰啊!
老公無奈地說:「放棄吧!」,真希望政府以後可以考慮讓我們高齡老人申請外籍看護工的手續能夠放寬些,調整更為便民些。最後,選擇使用短時段的居家服務,當來訪的社工關心我家的情況,聊到我家有長壽基因,但我清楚告訴她:「人無須長壽,要健康能四處活動,活得才有品質。」我感激社工能聆聽我的心聲,也謝謝派來的照顧服務員親切地幫忙我婆婆洗澡,及時分擔了我的負荷。
在照顧的漫漫長路上,每個人依自己所能做的,付出照顧的力量,沒有人想當神力無窮的英雄,只期盼讓家中的長者在家安心養老,也期盼屆時年老的自己,能獲得適切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