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居長者關懷

新春訪劉奶奶 文/魏子彧(志工魏旭立之女) 那是一個晴朗的冬日午後,同時也是大年初二,爸爸載著我去小眷村,給獨居的劉奶奶送充好電的隨身聽。奶奶的小屋外圍種植了許多花和蔬菜,我們到的時候,她正坐在外頭照料植物,一看到我們來,就笑盈盈地起身招呼我們進屋,還泡了熱騰騰的咖啡。 「隨身聽我幫妳充好電了!」爸爸說著,把隨身聽交給奶奶。原來前幾天,奶奶家的插座突然沒辦法給隨身聽充電,而隨身聽沒了電,劉奶奶就不能聽喜歡的歌曲。爸爸在客廳插座試了試,又走到廚房試了試,最後靈機一動,試著把插頭反過來插,哎呀!指示燈還真的亮起來了!音樂聲傾瀉而出,奶奶的臉也亮了起來。 爸爸做了些什麼呢?奶奶如數家珍,「那次,屋子裡傳來一股怪味,過了幾天,惡臭越來越濃,實在受不了,到處找,才發現原來有隻狗不知怎麼死在屋後水溝。那隻狗兒身上都長蛆了,只剩下毛和骨頭。我特別怕那些蛆,要不是有妳爸爸,我真不知道要怎麼辦呢!」「後來又有兩隻死掉的貓、一隻眼鏡蛇,也多虧他幫忙處理,真的非常感謝妳爸爸。」 「我的腰不好,妳爸爸幫忙我換電燈燈泡、鋸樹、換時鐘的電池、修理捕蚊燈、整理廢棄傢俱、送處方箋去領藥、到五金行跑腿,還送來飲水機等二手物資、用壞掉的雨傘給我做了把拐杖。除了生活上用的,甚至照顧到我的心情,幫我找到過去的老歌曲。」奶奶還頻誇爸爸是個「難得的年輕人」。...

本活動結合企業主、團體、本中心長期捐款人,於端午佳節辦理「粽聲傳聲慈善下午茶會」捐款送餐券之方式來進行勸募合作,於音樂饗宴溫馨下午茶會中,播放弱勢長者、弱勢家庭關懷歷程的故事紀錄影片,讓捐款人去感受,因他們的善心捐款讓新竹處處有溫暖。 目標籌募30萬元,以協助中心關懷弱勢長者、弱勢家庭支持性之服務經費,藉由中心之服務理念,使民眾對弱勢長者獲得妥善及周全之社會照顧及網絡支持,與對弱勢家庭的關懷重視。 活動日期:106年5月20日(六) 下午2:30~4:00...

從時髦走入平凡 獨老志工/連貞秀 98年9月從我接第一個關懷獨長者案子開始,到現在也有7~8年了。剛認識阿菊阿姨的時候,在她的住處都可以看到一些美美的個人照片,我問阿姨照片中的人是誰?阿姨說:就是我啊。阿菊阿姨是一個時髦愛漂亮又很會跳舞的人,94年阿菊阿姨因朋友的關係,離開五光十色的台北來到新竹定居,阿姨的年紀跟我媽媽差不多,巧的是也姓朱,所以我跟阿姨很投緣。 阿菊阿姨兒女雖多但只能說無緣,目前她是靠政府的補助過日子,還好大姐的兒子對阿菊阿姨不錯。阿菊阿姨生病需要住院時,這外甥會幫忙安排醫院、繳醫藥費等。目前租屋處的房東人也不錯,房東的外勞會在阿姨生病時來家裡幫忙,偶爾還會煮東西給她吃。其實阿姨是一位愛乾淨又有愛心的人,之前,住西大路時還會去幫忙煮飯給一些人吃,現在,住園後街也很照顧左鄰右舍,遇到需要她出力的時機,只要阿姨有能力她都一概不會拒絕。只可惜好景不常,前一陣子與鄰居因為一些誤會搞得烏煙瘴氣,我常常去陪伴、聽聽她吐苦水,同時用心的勸勉阿姨。但也要阿姨自己想得開才能放下,目前阿姨心情比較平穩了,我想她需要一點時間吧! 這些年來,看著阿菊阿姨居無定所接連搬了三次家,還有頻繁的進出醫院,還好阿姨自己想得開,她連自己的身後事都不願意麻煩兒女們,只能說阿姨認命了吧!目前的阿姨只想去她沒去過的地方走一走,但因體力有限又沒伴只好放棄,有時會參加社區的旅遊,鄰居會陪她去、照顧她,可見阿姨做人還算不錯。最後祈願阿菊阿姨可以遠離病痛、少點折磨,平平安安地走完她的人生旅程。...

快樂悲傷一念間(續) 文/志工隊長 蔡明峰 王伯是我所服務過的老人走讓人最不捨的,過世前的一年,他真的很快樂,王伯、志工阿秀及我三人出門吃飯,有酒的地方,他和阿秀就是一瓶啤酒,其實東西好不好吃,已經不是重點了,要的感覺都有了,20幾年來接觸那麼多獨居老人,從來沒看過那麼滿足的老人家,為什麼不讓他多享受一點? 傷心的是他交待的3件身後事,沒有一件幫他完成;最傷的是他的腳變型,一般皮鞋不能穿,後來幫他找到鞋業發展協會,發了一大筆錢,訂做了一雙鞋,最後一里路要穿的。 往生時,手足說要讓他穿長袍馬掛,我轉知王伯生前的想法,所以讓王伯改穿西裝;入殮前,葬儀社才告知家屬,往生者火化不能穿皮鞋,因為皮鞋會黏在骨頭上,直至告別式前,我當下真的不知要怎麼說,最簡單的事,確無法完成,最愛美的他,西裝筆挺,腳上卻是穿布鞋。    ...

服務內容: (一)關懷訪視。 (二)電話問安。 (三)節慶、慶生及休閒活動。 (四)資源連結。 服務時間: 依據志工可提供服務的時段。 活動安排(106年度): 一月 阿公阿嬤來圍爐 三月 春季戶外休閒活動 五月 慶祝端午節活動 九月 慶祝中秋節活動 十一月 秋季戶外休閒活動...

快樂悲傷一念間 文/志工隊長 蔡明峰 每次總是拿著錄音機靜靜地聽著,這是對王伯伯最初的印象。剛開始服務他時,都會陪他走到樂透店買樂透,他總期待中個幾千萬,搬到新家後就可以完成零零總總的計畫,有希望的人生就是快樂的。 印象最深刻的是,王伯伯弟妹們要將三廠新房子賣了,他整個生活都變了,從天堂到地獄只在一瞬間。每次去家裡關懷時,王伯伯都在計畫著如何自殺,因為太了解他了,就順著他的話題,與他聊自殺之後的後續事宜,知道王伯伯愛美,如果到南寮跳海,幾天後才會被發現,身體會變得腫脹,也或許會被魚蝦咬得坑坑洞洞的不好看等等,也許也因為這樣談了一段時間,有一天他突然說「你對我最好,在我離開人間前(如何自殺還沒定案),我要好好請你們夫妻吃頓飯。」在與中心取得共識後(我也須回請一次),我答應了他。 他請我們吃他最愛的港式飲茶。隔月,我也帶他到我很喜歡去的「6號花園餐廳」坐在樹下吃飯,當下看他沒胃口,靜靜的看著我,我嚇了一跳,聊著聊著他眼淚掉下來說「以前常常和媽媽在三廠舊房子的樹下吃飯,就像這樣。」進而期待我再一次陪他到三廠「成都川菜餐廳」吃飯,順道看看他的老朋友。自此後他就不再談自殺了。 我們之間的話題也變成下個月我們一起去哪裡吃飯,整整一年時間,是他最快樂的日子,後來因感冒轉變成肺炎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