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裝筆挺的背後

西裝筆挺的背後

文/許琦嫻 社工員


「我都九十幾歲了!什麼都不會,什麼也做不好,只會給孩子帶來麻煩…老天爺為什麼不快點帶走我?」
今年94歲的陳爺爺,每天嚷嚷著自己沒用、不想活了,並以不進食、不走動、不洗澡、整天臥床等消極行為,向上天無聲抗議著。陳爺爺每天穿著整齊的襯衫搭配西裝褲,在左胸口的口袋中,放置所有的個人證件,他說:「這身裝扮整整齊齊,所有的證明文件天天都要帶在身上,只有這樣,老天爺才會看得起我、認得我,知道要趕緊來帶我走…」無論子女如何勸說,都無法改變陳爺爺的悲觀思想。於是,與陳爺爺同住的未婚小兒子,打電話向「照顧小幫手」求救,我在了解陳爺爺的情況後,立刻與陳先生約定時間安排家訪。
到達陳爺爺家,兒子前來開門,看見我便說:「不好意思!還麻煩您跑一趟,您就盡量和他聊聊,他如果沒任何反應也是正常的,請您別介意。」我給予陳先生肯定的微笑,請他放心,然後走進陳爺爺的房內,果然看見他西裝筆挺地躺在床上,聽見有人進來,仍緊閉著雙眼、不想理會,陳先生害怕尷尬,打圓場的說:「爸!有社工小姐來家裡,你好歹也禮貌性打個招呼吧!」我向陳先生搖搖頭表示沒關係,然後細細觀察房間內的擺設,書桌上有爺爺過去當兵的照片,牆上掛著許多獎狀、獎章,原來爺爺過去是空軍軍官,有著許多豐功偉業,那照片上的他多麼威風,與現在臥床的他相較起來,實在令人感到不勝唏噓,也馬上能夠理解他對自己的那份厭惡與嫌棄。
我走到床邊,決定打破沉默,對著陳爺爺說:「爺爺,這照片上是您嗎?好帥氣呀!」他終於張開眼睛,瞄了我一眼,然後說:「帥氣有什麼用?現在還不躺在這兒!」我說:「您就躺著好好休息吧!年輕時想必特別辛苦,現在舒舒服服地躺著也是應該的!」爺爺疑惑著說:「小姐,你真打趣!我兒子、女兒每天念我,叫我要起身走動,就只有你叫我繼續躺。」我笑著說:「我當然也希望你能動一動,但是你若不願意,逼迫你只會讓你心裡頭更難過,不是嗎?」爺爺說:「唉唷!難得有人懂我心裡頭想些什麼喔!」這句話喊得特別大聲,好像是故意說給一旁的兒子聽,爺爺繼續說道:「我現在一心一意就想死,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輪到我?」正巧我當時懷孕兩個多月,突然靈機一動,我拉起陳爺爺的手放在我微凸的肚皮上說:「爺爺,我這肚子裡頭有個小生命正在長大呢!他已經快三個月囉!」爺爺興奮地坐起身來:「唉呀!恭喜妳呀姑娘!真好啊!」我笑著說:「是啊!每一個新生命的到來都是多麼令人期待,每個人來到這世上也都有自己的使命,就像爺爺您過去保家衛國,為我們辛勤耕耘開創,真的好感謝您奮力完成使命,才讓我們後代有個安穩的家,讓更多新生命延續。」爺爺看著我,紅著眼眶說不出話,我便接著說:「爺爺,為這小寶寶說些故事吧!說說過去當兵的事、工作的事、談戀愛或娶老婆的事都可以!」爺爺說好,話匣子一開,眉飛色舞、手舞足蹈的邊說邊演,我與陳先生專注地聆聽,適時給他些肯定與回應,餘光看見陳先生的眼中也泛了一絲絲淚光。
最後,我告訴爺爺:「你這一生真是精采!現在你心心念念要老天爺帶你走,但祂還是把你留在世上,這代表你還有任務沒完成呢!」爺爺驚訝地說:「哪還能有什麼任務?」我指著身旁的陳先生說:「就是這啊!你的兒女、子孫,你以前當兵忙,沒能好好陪伴他們,現在有時間了,他們也想好好孝順你、陪著你,你現在的任務就是照顧好自己,然後好好地跟他們一起過生活。」爺爺聽完點點頭表示認同,離別前,我沒忘向他們說明未來將安排照顧服務員前來協助爺爺沐浴及陪伴運動、外出散步,並向爺爺開玩笑說:「這照服員可是我特別安排的,我會時常問照服員,看爺爺你有沒有好好運動?有沒有乖乖洗澡?你的表現如何,我都會告訴我肚子裡的小寶寶喔!」爺爺開懷大笑的說:「唉唷!天地反了!一個未出世的小寶寶,居然要管起我這九十多歲的老頭來呀!」
在一片歡笑聲中結束這次的訪視,這溫暖的午後時光,生命的起點與終點交織成一首美好的樂章,持續不間斷的播放著撫慰人心的旋律…